October 10, 2020
Wei Luo is featured and interviewed as rising music star on the Shenzhen TV News Program

深圳这座科技之城同时拥有“钢琴之城”的美誉。从钢琴教育家但昭义,到斩获国际顶级钢琴大奖的演奏家李云迪、陈萨、张昊辰等都和深圳有着密切的关系。而如今在国际钢琴界正在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罗维,也同样来自深圳。

罗维1998年出生在深圳,正就读于被誉为“独奏家摇篮”的柯蒂斯音乐学院的她,被美国最大古典音乐电台WQXR评为2019年最值得关注的19位艺术家之一。她还曾被评为"吉莫尔杰出青年艺术家"、夏洛特美国杰出青年艺术家奖,在业内崭露头角。近日,她带着自己不久前发行的个人首张音乐专辑回到深圳。

以下为对话文字实录:


01
深圳培养了我敢于挑战自我的精神

何嘉琪:虽然你今年才21岁,但是经历已经非常丰富了。我看到你在5岁的时候就开始学琴了,那时候是什么样的契机让你喜欢上了学钢琴吗?

罗维:我妈有一天问我说,你5岁生日马上就要到了,你有没有什么礼物想要的,我们买一个大礼物给你。然后我跟我妈说我想要黑色的柜子,当时还不知道它叫钢琴。然后妈妈说罗维,你家里房间里已经有很多玩具娃娃了,你不能再买一个大玩具了,你要仔细考虑清楚,我给你几天,你好好想想你是不是要学这个东西。

我很认真地想了几天,告诉妈妈,我真的非常想要学习弹钢琴,而且反复告诉她很多次。5岁生日当天回到家,我就看到客厅里摆了一架立式的黑色的、很漂亮钢琴,就感觉自己梦想成真。

何嘉琪:后来,你考取了深圳艺校, 你觉得这对你后来考到国外的顶尖的音乐学府,打下了什么样的基础?

罗维:虽然我在深圳艺校是一年的时间,就是从8岁到9岁,还很小,但是从那个时候我就培养了一种要敢于挑战自我的那么一种精神,因为当时还很小,我就在学习拉赫玛尼诺夫很难的曲子,但是我没有怕。我11岁第一次和上海爱乐乐团合作普罗科菲耶夫《第三钢琴协奏曲》,也是很有挑战性的曲目。

何嘉琪:这个曲子是一个难度级别?

罗维:如果是10的话,这个曲子打分可能是8或者9。当时我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个曲子,但是我下决心一定要拿下来。我记得当时练琴练到10个手指尖都肿了,然后睡觉前我妈妈就帮我涂上那种薄荷烫伤油,再用红色的纱布裹上。然后第二天去学校,同学们还以为我的指尖出血了。最后那场演出开幕式是演出非常成功的,谢完幕观众一直在鼓掌,然后我就站在台上特别感动,就是那种感动,让我觉得这是我今后一辈子想要做的事情。


02
13岁圆梦世界顶级音乐学府
成郎朗同门师妹

何嘉琪:我想,可能是那样的一次演出,让你更加坚定了钢琴和舞台是未来的选择。12岁的时候,你就去报考世界顶尖音乐学府之一的柯蒂斯音乐学院。

罗维:其实当初我们知道有290个人有资格参加考试,录取的人数是由当年几个人毕业决定的,比如说钢琴系有两个人毕业,那就从290个人当中选2个。

何嘉琪:后来你被柯蒂斯音乐学院录取了,正式成为了包括朗朗、张昊辰、王羽佳等非常优秀青年钢琴家的同门师妹。而且你也是柯蒂斯音乐学院第一位同时拥有两位教授要教你的学生。你觉得在国外受教育的经历当中,跟国内的比起来,最大的不同和感受到的最大的冲击在哪里?

罗维:最大的冲击是,我说实话,我觉得我进到柯蒂斯音乐学院的时候,感觉他们都太舒服了。我们学校专业上面学期是没有考试的,所以这完全靠自律。

还有一点在专业上面的,因为我有两个老师,如果他们对同一个曲子某个地方的诠释不一样,我就非常头疼,因为我很小,我不知道我该听谁的。

然后很有意思是,他们两位都同时告诉我,我们从来没有想让你按照我们的意愿一定要去弹成那个样子,只要你能够说服我们,为什么你这么弹,我们完全支持你。所以我觉得在那种环境下面,他们很支持学生挖掘自己的潜力和自己的性格。

 

03
时隔12年重返深圳舞台
带来深圳音乐厅首场纯线上音乐会

时隔12年重返深圳舞台,带来深圳音乐厅首场纯线上直播音乐分享会,罗维感触良多。

罗维:我在国外有一直关注我们深圳的发展,然后每次看到我们深圳科技、人文、经济发展那么好的时候,我也觉得特别的自豪。像这次我回来我都觉得我又不认识深圳了,变得和纽约一样。因为我经常在国外演出,像什么纽约巴黎,我觉得深圳真的是国际上真的是很一线的城市,我觉得她包容性特别强。我看深圳音乐厅,他们设计的音乐会,请到都是国际上最一线的钢琴大师。

何嘉琪:这些年,无数钢琴学子的梦想从深圳启航,当中就有像李云迪、陈萨成长为闪耀在国际舞台上的青年演奏家,也有张昊辰、左章、你这样冉冉升起的新星,你怎么去看待从深圳成长起来,走出去的这样的一批钢琴家?

青年钢琴家罗维:我们有非常多的好的榜样,给琴童们树立了好的榜样,也鼓励他们走钢琴的道路。还有一点,我觉得是因为深圳是经济特区,我们经济发展得也特别好。就拿我作为例子,其实我觉得我是个不切实际的人,同时也是个切实际的人。不切实际是因为我出生在一个算普通小康的家庭,所以我很幸运我父母有经济条件给我买钢琴,然后培养我走上这个路。

现在当我21岁回过头想想5岁的时候,我跟他们说,我就想追求那么纯粹的音乐,是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所以在没有物质的支持下,是不可能去追求艺术这种精神上面的精神食粮。说切实际的话是因为,我们有这个条件,而且发展得那么好,所以给那么多的小朋友们提供了可以学习的机会,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琴童在深圳出现。


04
钢琴少女的梦想:
希望自己的音乐100年后依然能够传递感动

何嘉琪:当然你现在才21岁,后面的道路还很长,你希望自己以后能够成为什么样的钢琴家?

罗维:我当初为什么学琴?是因为我被音乐直接给感动到了。中间学习遇到很多技术问题,但是我希望我永远不会忘记是什么感动了,不管是录制唱片也好,开音乐会也好,我希望在100年后,比如说观众听到这张碟,也许他不知道罗维是谁,因为我是谁不重要,但是他们能够记得我的音乐,然后会说我听到这个音乐我很感动他们被触动到,我觉得这就够了,困难在路上会有很多,但是一定要记住音乐带给我们的那种感动,然后不忘初心吧。

何嘉琪:我也相信你也会用你的琴声,用你的演绎,把你的感动和你的思考分享给更多人。我们也祝福罗维,也希望你可以继续努力,加油!

 

Related Link
Back to List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