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9, 2020
Wei Luo performed Rachmaninoff 2nd concerto with Maestro Yulong at Guangzhou Symphony-Closing season concert for 50% audiences

广州交响乐团2019/2020乐季用拉赫马尼诺夫《C小调第二钢琴协奏曲》与贝多芬《降E大调第三交响曲(英雄)》作结,曲目导赏将两首作品的精神提炼为“拐点”,这两首作品的安排意味深长,它串联起数段乐团和城市的历史,它关乎艺术和时代的叙事;它以音乐提纲挈领般勾勒出个人命运与时代洪流的互相观照,照见音乐对人心的疗愈。无独有偶,这几段历史都发生在余隆总监和广交的音乐会上。

2003年的5月30日,余隆大师在就任广州交响乐团音乐总监的首场音乐会上就演出过拉赫曼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那是世卫组织撤销对广东旅游警告后,广东举办的首场大型文艺演出;17年后,新冠疫情进入常态化防控的阶段之际,余隆总监指挥乐团再次上演这首作品,独奏是新生代钢琴家罗维。拉二钢协是作曲家走出疾病的困境,重拾生活的热情;它见证了作曲家站在时代更迭之际,选择直面生活,无惧负重前行的勇气。

罗维与张昊辰同为加里·格拉夫曼的高徒,无独有偶,上次张昊辰与法兰克福广播交响乐团访穗也是演出拉赫曼尼诺夫的这首作品。两位年轻演奏家风格迥异,但是他们都具备格拉夫曼学生和新生代中国钢琴家的果敢与诗性。能够代替因疫情阻隔不能前来的李仲欣,足见罗维的艺术与道义的担当。

罗维的勇气当然也体现在她的演奏上,艺术不能够总是以技术是否100%完备、演出是否100%准确来衡量其价值,因为他们将自性、音乐坦荡地呈现,毫无保留,连同他们对世界清新又光明的理解一同呈现给观众。

罗维就是这种艺术精神的“代言人”,她的第一乐章出乎意料地伟岸、直率,内心似乎没有拉赫曼尼诺夫典型的长线条的、跌宕的起伏,她的演奏总是熠熠生辉,理性的色彩仿如字正腔圆的独白,直指人心。

伟大的第二乐章曾经出现在卡雷拉斯的传记文字中。这位男高音回忆,在他患白血病接受化疗的日子,是这段无与伦比的音乐帮助他走出死亡的阴霾。然而,演奏家并非总是需要生死的历练才能演奏出优秀的音乐,年轻如罗维,对拉赫玛尼诺夫作品含蓄内敛的诗性有非常敏锐的感知。她演绎的第二乐章和当晚加演的玛祖卡,有非常接近的情怀。都很深沉,但并非无病呻吟,而是带着一种超越世俗年龄的睿智的解读。

第三乐章,电光火石,为了表现内心狂喜而充分运用的自由节奏,令演绎充满灵感的光辉,当然也对乐团的合作提出更高要求。协奏曲的美妙之处就在于这种带有张力的推挽,特别是当独奏家特别有个性和思想的时候。广交的协奏曲演奏的历练与修为,使之与任何世界级的演奏者合作都不会减损魅力与技术的分毫。余隆大师与乐团体贴入微,丝丝入扣的协奏与独奏者共同构成的画面,就好像在墨绿色的绒布上洒落颗颗珍珠。

“英雄”交响曲几乎在任何时候演奏都有特别的意义。2020年是乐圣贝多芬诞辰250周年的纪念,因为疫情的缘故,世界各地的音乐庆祝活动遭遇停摆,广州也不例外。然而,哪怕是在疫情期间,广交也没有放弃过以贝多芬音乐鼓舞人心。上一场乐季音乐会,杜宁武与常任指挥景焕执棒乐团演出的《第五协奏曲“皇帝”》余音未绝,“英雄”交响曲又以无比辉煌的音乐鼓舞世人,承前启后,擎起广州乃至国内古典乐坛纪念贝多芬诞辰的旗帜。

 

Related Link
Back to List
Back to Top